以笔为墨,墨火流萤。
佐鸣 | 忘羡 | 伞修 | 全职 | 银土 | 楚路 ……
不会短篇只会啰嗦的写手,经常捞过界去涂涂鸦。
I live in york uk

【临界之镜】白七
我家亲儿子就是那么那么帅啊~~


我作为编剧的漫画上线了

请大家多多支持啦~~

漫客栈:https://www.mkzhan.com/211893/

知音漫客:http://www.zymk.cn/1625/

【佐鸣】不服来战(现代 职场 大修重发)10

10

——他的存在只是一个念想,连愿望都算不上。

——他只是借用着宇智波佐助的名字,活在一个陌生的世界,然后遇见了一个名叫漩涡鸣人的人。


鸣人拎着包走向自己的工作室,他的面色并不好,眼脸泛青显得有些颓然。

办公区域人声不断,意外的有些喧闹,鸣人有些茫然地抬起头,就看见以往早就应该在工作岗位各就各位的同事们全部集中在一起,似乎在目送什么人离去,鸣人在人群缝隙遥遥瞧见几个有些陌生的背影,他一眼认出走在最前的那个人是佐助。

鸣人不明就里,他想要找一个人询问,刚刚抬起手就敏锐的感觉到周围的人对他存在有意识的避让,他停顿了两秒,不着痕迹地将手又重新揣回了口袋。

“你来的有些迟...

【佐鸣】不服来战(现代 职场 大修重发)09

09

——于是,宇智波佐助死了,他出现了。


清晨六点,太阳初升,迎接它的是来自卫生间的水声。

冰冷的大手拍向镜面,带起的水花四溅而开,佐助单手撑在盥洗台上,大颗的水珠沿着鬓发和鼻梁滴落在水槽中。佐助抬起头,水珠从额间滑落入脖颈,他默然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面容苍白,眼底泛青,连夜的失眠和劳累他看上去甚至有些阴郁,原本就是对于男性来说就有点过于俊秀的面容在黑色鬓发的衬托下,越发显得单薄而透明。

漆黑的瞳仁恰巧落在指缝之中,透过那阴暗渺小的缝隙窥视着镜面之外。

他的话,这时该是红色的。

念头一闪而过,如同一把冰片划过混沌的大脑,佐助那仿佛融化成墨的眼瞳一瞬间凝缩。

轻...

【佐鸣】不服来战(现代 职场 大修重发)08 下

佐助倚在办公椅中,沉默不语地打量着手中今天刚刚从下面送来最终定稿。比起初始额那一版,看似并没有相差太多,只是在各处的细节上做了些许改动,算是尽可能地保留下了原有的概念。

可他总觉得似乎少了什么,明明是优化后的设计方案却偏偏没有了最初那份戳人心肺,但他却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是他自己在每一张改动说明上签上同意的签名。

佐助第一次认识到,所谓的设计,它可以有理性的美感,却完全和理性十万八千里远。

从文件夹之下抽出最初那版设计图,缀着钻石和银沙的珐琅表盘印在纸上,也映在他的眼里。他看了许久,眉目专注得如同凝固了在时间里。最后,他将这份的稿纸叠在了那份海浪草图,放进了带锁的抽屉。

刚刚拔下钥匙,敲...

最近很火的JK自绘
赶一个末班车……

画得过程中,文件消失了三次……想死…………

【佐鸣】不服来战(现代 职场 大修重发)08 上

08

——这样一个念想,诞生于爆炸之中,某人临死之前,遇到了某一个神奇的忍术,得到了足够的能量……


之后的日子一如既往,无论是项目还是设计稿都按部就班地奔向预想的方向。适应性向来是第一的鸣人已经开始习惯这样没日没夜细究稿子的日子,独自窝在工作室里昼夜不分;佐助的工作组依旧高压忙碌着,每日诞生又被遗弃的废纸塞满了粉碎机,香磷的咖啡一杯接着一杯地被送进办公室。

两人如同分别生活在南北极一般,各自圈着各自领域[W用1] 地忙碌。起先佐助和鸣人依旧照常地共享午餐,鸣人却扛不住佐助越发愈发明显的旁敲侧击,几次找借口推脱后,佐助便也不再邀请。忍耐下心中时不时泛起的失落,鸣人...

【佐鸣】不服来战(现代 职场 大修重发)07 下

鸣人伏在案台上,铅笔划过纸面的声音随着手腕挪动“唰唰”作响。工作室的光线很好,午后的阳光穿过尘埃斜拉入鸣人的身后,朦胧的光线边缘落在他的背上,照得整个橙色便服都有些发亮。似是被阳光暖得有些舒适,鸣人缩了缩脖子,背肌如同猫一般慵懒地伸展开来。

旋转着肩膀放松有些僵硬的脖颈,鸣人手指灵活地转着铅笔,打量着手下已经不知道是第几百份的草稿。

各种规格的绘图尺凌乱地压在稿纸上,无数笔直的刻度标在纸面上延伸,细小的数值记录在一旁,角落上是一团又一团有些模糊的计算。手表的轮廓用针管笔做了定型,笔触干净利落得有些刻板。不同于上一次海浪那种奔放随意、每一份稿子都不尽相同的线条,这一次的设计带着一种固执的精准...

【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

(刚才那个色差实在是让人绝望,太虐了orz)

打完草稿就有点后悔了……

应该画wifi给汪叽梳头的,那么下次就可以画汪叽给wifi描红妆了orz

——截了两个高清情头,自取。(试着把水印去掉了)

…………感觉这次应该是有点进步的…………大概……也许……可能………………(应该没有埋没了线稿QAQ)

【佐鸣】不服来战(现代 职场 大修重发)07 上

07

——宇智波佐助在临死前这样想,如果他没有仇恨,漩涡鸣人也没有立场,他或许能对他好点,能和他成为兄弟,能跟他回家。


这一次的企划可以说是大获成功,首售展当天的购买率大大超出了企划初期的预计,特别是同时推出的同系列小型商品反响相当不错,深受女性的喜爱和非单身男性的欣赏。带着这样成绩的报告书在股东会议上不出意料的得到了肯定,宇智波鼬也毫不客气地将接下来的企划全权划给了佐助。

鸣人低头翻弄着自己这几天积累的稿纸,横穿整个楼层走向佐助的办公室,工作人员接连不断与他地擦肩而过,各种吵杂声充斥满了整层空间。新的任务和企划让佐助的团队还有相关人员陷入了下一轮的忙碌,前一天还轻松平缓...

【佐鸣】不服来战(现代 职场 大修重发)06 下

青蛙闹钟的指针走向五点,阳光从透气窗照进狭小的房间,金色的粉尘安静漂浮,划出一道沉静的轨迹。

佐助猛地翻身坐起,剧烈心悸跳得他胸腔晃晃荡荡。他是被噩梦惊醒的,梦中的血色即便被手掌关进黑暗也无法褪去,遗留的情感纠结成一团堵塞在胸口,那是混合了太多情绪的压抑,带着无能为力的虚脱,压缩着心脏,麻木着指尖,无论他如何喘息都无法纾解。

佐助始终无法习惯那些梦境,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惊醒,又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那些片段所提醒——他究竟是谁,又是什么东西。

他挪开扶住额头的手,眯着眼睛适应着光亮的房间,似乎有什么透过阳光晃过他的眼角,佐助循着方向望去,便在也收不回自己的视线。

那是遍布整个天花板的蓝,无数...

1 2 3 4 5
© 若镜天漓 | Powered by LOFTER